當前位置:筆趣閣 > 永夜君王 > 章二七六 海上蓮生

章二七六 海上蓮生

黑sè光羽比最初的原初之槍速度更快了幾分,也更加飄忽。如此近的距離,水中巨魚又是如此龐大形體,根本就閃避不開。它似是有些驚訝,發出奇異而又悠長的鳴叫,池水化作水盾,層層疊疊地套在自己身上。

然而原初之槍哪里是這種水盾能夠擋得住的,它恍若虛幻,直接從水盾中間穿了過去,沒入巨魚的身體。

巨魚猛地發出凄厲的鳴叫,身體劇烈抽動,本是龐然無匹的生機如同底部被開了個大洞,迅速流失。它的氣息轉眼間就弱了下去。

然而它的生機被削掉三分之一時,就不再減弱,就此穩定下來。巨魚停止了翻滾,目光變得極為兇狠,死死盯住了千夜,殺機尤甚。

千夜則是心中嘆息,這條巨魚被一舉削去三分之一的生機,只能算是重創,還沒有失去再戰之力。其實它流失的生機相當龐大,若是放在狼王身上,怕是直接就重傷不起,不會象之前那樣還可以強頂著傷勢繼續追殺千夜。

可是這條巨魚的生機太過龐大,縱使是淡黑光羽,也只是令其重傷,反而更加激怒了它。

這種龐然巨獸,生命力實是過于充沛,想要一舉擊殺極為困難。

數面水幕出現在千夜周圍,將他牢牢限制在一小塊區域內。巨魚背孔全開,眼看著就又是數十記水槍攢刺。千夜卻在猶豫,要不要用掉最后一記淡黑的原初之槍。這一槍轟出,雖然可能令巨魚失去戰力,但是千夜自己同樣也會耗得七七八八,就是登了島,也無力取到海上蓮生后逃離。

“若是她多呆一會就好了。”千夜心中閃過這個念頭。就算不是夜瞳,換作姬天晴,李狂瀾,宋子寧任何一個在此,也能夠幫助牽制一下巨魚,海上蓮生說不定就到手了。

不過此時此刻,千夜只孤身一人,除了懷里抱著的小朱姬。

此刻小家伙似是再度意識到了生存危機,強行睜開了睡意朦朧的雙眼,向著下方望了一眼,然后小臉突然變得青白,閃出痛苦之sè。

她一張口,就是一道清澈水流,向著水中巨魚噴了過去。

不知為什么,那條巨魚一看到這道水流,頓時顯得極為驚慌,鳴叫著想要逃離。可是這段池水很淺,不過是剛剛讓它背部不露出水面,而且它身軀龐大,想要游走哪有那么容易?

巨魚和小朱姬體形相差巨大,不客氣地說,小朱姬就是給它吃,或許都嫌太小,連個零嘴都算不上。但它對小家伙噴出的那道清水卻是極為恐懼,居然連抵擋之心都沒有,拼了命的只想逃走。

千夜望著那道清水,頭皮也隱隱有些發麻,早就斷了想要去碰一碰的念頭。

就在這時,千夜意識中響起一聲深沉嘆息,一個古怪的意識傳了過來:“外來者,你想要毀了這片水域嗎?”

一道無形的風憑空生成,托住了那水流,揉成一個小小的水團,就此凝在空中。

千夜一驚,那聲音無跡可尋,竟辨別不出方位,只看這種能夠在他意識中回響聲音的神通,就知道自己絕不是敵手。

“我沒有想毀滅這片水域。”

眾生之池價值無算,還有海上蓮生。光是為了這一件東西,千夜也不可能會想要毀了它。而且就算他有那想法,也沒有那個手段。

那個龐大之極的意識緩緩地道:“你懷中的這個小東西,她的毒質能夠讓萬米區域的弱小水生滅絕。而且事后要清理這片水域,還要花很大的力氣。”

千夜看看浮在空中的那團清水,實在有些難以想象它居然能造成如此嚴重的后果。他以前就知道小朱姬擅長使毒,可也沒想到居然會毒到這種地步。

那個意識繼續道:“這片水域中的每一個生靈,對我都十分重要。我不能讓它們毀滅在你的手里。”

“我也無意如此,實在抱歉。”千夜道。

“你剛剛也只是為了自保,但是這片水域,確實不能讓你停留。你是想要這個東西嗎?拿到它就離開吧。”

在千夜面前,點點水光浮動,憑空出現一條道路,通向前方的小島。此刻小島方顯出全貌,島上綠草如茵,幾株古樹亭亭如蓋。島中央有個小小湖泊,里面生著片片蓮花,其中一朵已是含苞待放,正散發著朦朦青光。

此刻真切看到青光,千夜的靈魂又有些飄搖。

千夜一個縱身,就到了小島上,快步走向湖畔。

島上安詳寧靜,并無走獸,湖水中有尾尾如銀絲般的小魚,似乎全然無害。千夜感知掃過,發覺在水底還棲息著一條如水蟒般的水獸,大約有十余米長。它正將身體盤成一團,一動不動,似乎在沉眠。

此刻小朱姬睡得昏昏沉沉,在噴出那口清水后,她的jīng神就十分萎靡,轉眼間就睡了過去,這一次卻是說什么都不醒了。

海上蓮生就在眼前,千夜壓抑住心中激動,靜靜等待花開時刻。

沒過多久,蓮花的青光越來越強,最后突然盛放,化為一道青sè光柱,直射天穹!

那若水晶般的淡青花瓣,正一片片打開,團團青sè光暈此起彼伏,邊緣則透出柔和白芒,映得一切宛若夢境。

千夜迸住呼吸,待到蓮花盡開的瞬間,一個虛空閃爍就出現在這朵蓮花旁邊,手中起緋金光芒,以晨曦啟明的原力卷住這朵海上蓮生,將它包裹在內,隨即收入安度亞的空間。

作完這一切,他伸指在余下的蓮梗上輕輕一點,借力倒飛,重新回到岸邊。然后連忙再次檢查安度亞的空間,這才稍稍松了口氣。盛開的青蓮身周絲絲白sè水霧繚繞,但這一切都是靜態的,就像一副畫,凝結了最美好的時光。

海上蓮生富含靈魂之力,最是受不得沾染。無論用手,用各種器具去取,都會令品質受到影響。那些已經凝固成玉石的都十分講究收取和存儲,更何況是剛剛綻放的。

帝國那些大人物們想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海上蓮生,自然對此研究得異常深入,收取海上蓮生最佳方式就是用原力,存儲則看各家密寶質量。但對于真正活著的海上蓮生都沒幾人見過,更不要說找出辦法來防止凋謝。

千夜這次也只是沒什么辦法硬著頭皮一試,幸好安度亞的空間果然不同普通存儲之物,就不知道能維持多久。

回到岸邊,千夜長出一口氣,感覺到隱隱的疲勞。剛剛那次采摘,看似輕易,實際上他是全力以赴,為了不誤花期,連虛空閃爍都用了出來。

好在海上蓮生終于到手,品質或許也是自張伯謙之后,現世中最高的一朵。收取者原力品階高低,同樣會影響海上蓮生的質量。千夜的晨曦啟明最是jīng純,沒有比它更適合采摘的了。若是換了宋子寧那差了一籌的世間繁華,怕是會染上稍許雜質,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他向湖中掃了一眼,見這片蓮田中還有十幾朵花苞和七八個蓮蓬。

花苞隱隱透著青光,而蓮蓬則是宛若青玉雕成,看著這知道品階不凡。光是這片蓮田,若是運到帝國中,怕會引起舉國轟動。不過千夜也知,得了一朵剛剛綻放的海上蓮生已是僥幸,不可再生貪念。那神秘意識或是看到他對海上蓮生志在必得,方才給了他一朵。若真是激怒了它,絕無可能逃得出去。

千夜收回目光,向著眾生之池深處行了一禮,道:“多謝成全,這朵海上蓮生對我來說無比重要。此恩此德,日后必將回報。”

這時微風輕起,凝聚一個深沉而奇異的聲音:“我正好有點小事,你可以幫得上我。”

這一次,那存在并沒有再進入千夜意識,而是凝聚聲音,直接用帝國語和千夜交流。

“盡管吩咐,我能夠做到的一定盡力。”千夜真心誠意地道。

“你剛剛射入水中的那片羽毛,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力量。你能否再給我一根?”

“這怎么給你?”千夜一怔。原初之槍無形無質,出必傷敵,可要怎么給?

無數水汽從周圍匯聚而來,蓮池中又飛出數片蓮葉,粉碎了和水汽一起凝聚出一顆水球,飄浮在千夜面前。這顆水球微微脹縮,如同呼吸,本身更是生機盎然。若不是親眼看到它凝聚過程,千夜都會以為它是某種生靈。

這顆小小水球中蘊含的生機卻是極為恐怖,幾乎相當于之前遇到那六臂巨人的一半,也就是一個小號六臂巨人的程度。

“把它當作靶子就可以了。”

千夜點頭,取出雙生花,扣動扳機,一根黑sè光羽就飛射而出,然后被水球中強大之極的生機吸引,沒入其中。

剎那之間,水球中生機急速消逝,就在生機將將盡被削光時,水球表面突然凝固,化為水晶。在水晶球中,還可以看到一根淡淡的黑sè光羽的幻影。

一道水氣卷過,水晶球就消逝無蹤。

那個神秘存在似是十分滿意,道:“不錯,很新穎的力量,居然還帶有自己的生機,實在是意想不到。收了你這么好的東西,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你還有什么要求,一起提了吧。”

千夜心中一動,取出東岳,又拿出那根巨犀的長角,“我聽說在眾生之池中可以把不同材料煉入劍中,從而提升它的品質。您能否幫我把長角煉入這把劍內?”在與六臂巨人這等級數的敵人戰斗時,東岳漸漸有些力不從心。魯老當日也稍稍提過煉劍一事,只是他所會的水煉之法實際上效果也是有限,由千夜自己來施展怕是更差一籌……

一片水汽涌來,托起東岳和巨犀之角,將二者包裹。

“這根長角相當不錯,應該是某種很罕見的牛獸jīng華所在。這根鐵片就很一般了,你確定要浪費這么好的材料嗎?”

千夜沒想到那神秘存在居然還看不上東岳,但機會怕是只有這么一次,他一咬牙,道:“確定!”。 (.)

看網友對 章二七六 海上蓮生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