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一 釜底抽薪 上

章五十一 釜底抽薪 上

在作戰室的大地圖上,千夜把最新偵察到的情報全都標注好,同時畫出一條計劃的出兵路線。

千夜向眾人簡單地說了說此行收獲,“這就是我最新得到情報,以及擬定的進攻路線。好消息是那片領地的統治者,蛛魔伯爵斯圖卡異常殘暴,而且對領地的搜刮已經超出了極限。”

“因此可以預見,當我們進攻的時候,只要能夠擊潰伯爵直系部隊,在其它方向上遇到的抵抗不會太強烈。而壞消息則是,我們十有**要和這位伯爵打上一仗。”

魏破天一下子就興奮了,騰地站起來,叫道:“一個蛛魔伯爵!真他娘的過癮,這次我一定要去!老子近來功力又有進步,現在很想知道,蛛魔伯爵能不能打破我的千重山!”

“肯定打得破,而且還不用第二下!給我坐下!”趙雨櫻毫不留情地讓魏破天認清現實,然后伸手在他肩上一按,魏世子頓時跌回座椅里。

趙雨櫻哂道:“毛都沒長齊的小子,也想學大人打架?給我老實在城里呆著!”

魏破天怒目,然后一轉身,指住宋子寧問:“那這個小白臉呢?”

“子寧會和我們一起去。”千夜說。

“你們?”魏破天有些疑惑。

“我和雨櫻。”

魏破天當即蹦了起來,咆哮道:“為什么宋七這個娘娘腔都能去,我就不能?我哪點比他差了?”

不等千夜說話,宋子寧站起身來,折扇一張,輕搖兩下,道:“因為區區在下比你帥啊!”

魏破天登時大怒:“娘娘腔,你找死!”

宋子寧折扇搖得飛快,笑道:“我確實想找死,怎么辦呢?就看魏世子你有沒有這個能力了。”

魏破天正想還嘴,肩頭又壓下一道巨力,再次跌回椅子里。

趙雨櫻一巴掌將魏破天拍回座椅,yīn惻惻的目光掃過二人,喝道:“都給老娘閉嘴!”

魏破天和宋子寧立刻坐好,再不鬧騰。千夜登時愕然,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還不知道,就在離開黑流城的這段日子,就連趙雨櫻都被見面就吵得兩人煩到頭疼,于是給他們立下了規矩,一旦誰不聽話,那是會立刻動手的。

以趙雨櫻十二級戰將的實力,又有一身兇狠蠻力,魏破天的千重山幾下就能砸開。至于宋子寧,已經壓根不敢在她面前使用三千飄葉訣了,領域反制可不是說著好玩的。

這對少年,原來是被打得怕了。

其實所有人都明白為什么此戰不能帶上魏破天。魏世子一旦出戰,那群大小姐勢必會跟隨出動。黑流城這種啥都沒有的地方,實在氣悶無比,董其峰一戰算是這些天惟一的樂子,若有機會摻合一把真正的戰爭,那些貴女們斷然不會錯過。

然而她們一動,張自行帶領的第三軍團就要出動。一旦被黑暗種族一方得知有帝國分艦隊出現在永夜,必然也會調動艦隊應戰。到時候就不是局部戰斗,而是一場全面戰爭。

本來千夜只是想從黑暗國度中搶下一片領地,打個根基而已。永夜大陸這種貧瘠地方,隨便哪個子爵都能統治遼闊疆域。對于這種邊境地區的小沖突,兩個陣營的大人物們連聽匯報的興趣都沒有。

但若是帝國整編分艦隊出現,那么不光會引出侯爵,甚至公爵都會把目光投注到這里。那可就不是千夜的本意了,而且也不是帝國本意。

魏破天其實心里很清楚這一點,但他看到宋子寧那副囂張樣子,這口氣說什么都咽不下去。憤怒之下,忍不住向宋子寧一指,喝道:“今晚在后街巷子里單挑,一個人來,誰不到就不是男人!”

宋子寧眼睛一亮,輕笑道:“也好,很久沒揍你,顯然你又皮癢了。”

魏破天冷笑:“老子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現在還會打不過你這個天天扎在女人堆里的廢物?”

眼見兩人又在約架,千夜不禁陣陣頭痛。

還是趙雨櫻有辦法,她直接拎起開山,往魏破天面前一砸,說:“這是你的!”

然后一拳頭砸在宋子寧面前桌子上,道:“這是你的!”

趙大小姐滿臉煞氣,一幅姐今晚就要砍人的模樣,目光在兩人臉上掃來掃去,獰笑道:“兩個小毛孩子已經會砍人了,行啊,有本事!今晚后街小巷,姐姐我一挑二,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魏破天和宋子寧一臉呆滯,不知道是被這位姐姐的言辭還是舉止嚇住了。

千夜這時輕咳一聲,趙雨櫻回手一指,喝道:“你閉嘴!否則連你一起揍!”

千夜無辜地笑笑,道:“我只是想說,讓他們一起上你會輸的。”

趙雨櫻的臉sè忽然有些精彩了。

她猛然回頭,怒視著千夜,“怎么哪兒都有你的事!行,我們兩個單挑,讓老娘教你如何做人!”

千夜睜大眼睛,帶著笑問:“近身格斗,不動兵器?”

趙雨櫻臉sè登時一黑。千夜可和魏破天宋子寧不同,極擅近身格斗,又有恐怖的力量和體質為后盾。當初在千夜臥室里那場肉搏讓趙雨櫻很清楚兩人放開手近身格斗的結果,想要完勝根本沒有可能。到時候她一個大美女鼻青臉腫地爬起來,如此慘勝,又哪有面子可言?

但幽國公大小姐可是寧折不彎的脾氣,雙眉漸漸豎起,臉sè轉冷。

就在這時,宋子寧慢條斯理地道:“千夜,面對雨櫻這樣的絕sè佳人,你怎么能下得去手?還要近身格斗,那也太不講究風度了。要打可以,約法三章。一不得打臉,二不得襲胸,三不得碰臀。只要遵守這三條,你就打吧,否則說不得我也要一起上,好保護雨櫻小姐。怎能讓你唐突佳人呢?”

千夜當場愕然,近身格斗,這不許碰那不許碰的,還怎么打?

趙雨櫻也怒了,用力一拍桌子,喝道:“那還打個鬼!要你多事,別把老娘當女人!”

這一嗓子過后,整個作戰室陷入詭異的安靜中。似乎,這里沒有誰會把她當女人。

好不容易秩序恢復正常,千夜把自己的計劃全盤說完,再綜合各人意見做了些修正,隨后就把暗火的高層軍官都叫進來,一一布置任務。

離開會議室后,魏破天自然又陷入世家小姐們的包圍之中。

不過眾位貴女們的僵持局面持續到今日,已不像開始的時候那樣拔劍弩張,況且大家也都知道一大群人實在不利于培養感情,于是現在每次陪在魏破天身邊的人數大大減少,輪流上陣,總算讓博望侯世子輕松了許多。

這天下午魏破天一個人就占了暗火一整個露天格斗場,不過旁邊也就三五位世族小姐在作陪,正適合聊聊天,談談心。

一路拳法練完,魏破天已滿身是汗。他赤著上身,露出宛若雕塑般的肌肉,看著確實霸氣剛猛。

“破天,你怎么了,心情似乎不太好的樣子。”一位容貌秀麗,神態溫雅柔順的女孩問道。

“沒什么,就是看某個小白臉不順眼而已!”說完,魏破天還爆了句粗口,這才稍稍氣平了些。

他向柔順女孩看了一眼,忽然想起一事,問道:“你覺得我那千夜兄弟怎么樣?”

“很帥!”女孩不假思索地回答,隨即臉微微一紅,補充道:“當然,他也很厲害。”

“那可是我的兄弟,當然厲害了!”魏破天大有得sè,比夸了他自己還要高興。

一旁南宮凌和魏破天接觸多了,察言觀sè已有點猜到他心中在想什么,說:“千公子什么都好,就是出身低了些,連寒門都算不上吧?”

魏破天怒道:“男人靠的是本事,是拳頭!出身有個鳥用!”

“是,是。”南宮凌笑了笑,就不再多說,她相信魏破天能夠明白自己的意思。

魏破天喝了口水,說:“千夜是我生死兄弟,還沒成家。誰家有合適的女孩,都介紹幾個過來!你們都看到了,我這兄弟現在就已經有一個師的格局,以后打下幾個行省,那還不是輕輕松松的事?”

在場三位世家貴女聞言都怦然心動。魏破天說話習慣夸張,幾個行省是多了,但以她們所見,卻都覺得千夜未來打下一兩個郡毫無問題。在帝國這樣的軍功已經可以封爵,如果運作一下,世襲三代的子爵都有可能。這可是士族之頂的格局了。

這種出身當然配不上她們,可是迎娶不能襲爵的勛伯之女毫無問題,至于各等世襲子爵之女,那已經算是門當戶對。況且做媒的是博望侯世子,更可以高看一等。

這幾位貴女都是有眼力的,特別南宮凌更成熟些,深知千夜這類人的價值和潛力。簡單點說,在和其他世家發生沖突甚至是戰爭時候,象千夜這種手握重兵的悍將,一個人比十個世家子弟都管用。

柔順女孩當下就說:“好的,等我回去后和外公說說,請他在族里挑幾個姐妹。”

南宮凌心中一動,這女孩是撫國公外孫女。她居然把撫國公搬了出來,為迎合魏破天倒是下足了功夫。當下南宮凌也不示弱,說:“我有個表妹,模樣性情都是極好的,她是惠河伯的小女兒,自小在家就倍受寵愛。”

惠河伯出自西曲裘氏,那是方伯世家,中品最上一等。惠河伯是族長親弟,他自己那個爵位雖然是郡伯,卻能世襲五代,對于目前的千夜來說絕對是高攀了。

此話一說出來,魏破天立刻看了南宮凌一眼,點了點頭。另外兩名貴女見狀,立刻低頭苦思自己親朋好友中的適齡女孩。

魏破天心中想著遠東魏氏也有幾個旁支族女是不錯的人選,再把她們加上,人數就不少了。這么多美女,千夜總能挑出一個來吧?

說到這里,魏破天收起臉上笑容,正sè說:“現在倒是有件正事,需要和你們商量一下。”

三人少見魏破天如此正經,不由得有點緊張起來。

ps:晚上還有一更。

看網友對 章五十一 釜底抽薪 上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