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永夜君王 > 章一八六 背叛者

章一八六 背叛者

帕洛奇亞和永燃之焰攻勢同時一緩,永燃之焰擋在青之君王面前,帕洛奇亞則飛快地揮出數十道魔氣,在每個屬下身上都粘了一團。

得到這團魔氣之助,哪怕是公爵們,速度也有明顯提升。他們即刻拉開距離,遠離了這邊的戰場。

哪怕有名槍深黯祝福在手,可是帕洛奇亞和永燃之焰卻沒有想到青之君王戰力竟是如此強橫,以二對一,還一度落于下風。

青之君王優雅從容的表相之后,是出手不弱于名槍的恐怖威力,與驚世駭俗的攻擊速度。兩相結合,令青之君王瞬間爆發的戰力幾是無可阻擋。

雖然帕洛奇亞和永燃之焰也知道只要再拖一會,青之君王就會自己脫力,可這段拖延的時間里也是險象環生。

若是他們單獨對上青之君王,就只有暫避鋒芒一途。青之君王已是在生命盡頭,每一次全力出手,都是對所余無幾生命的消耗,必然無法持久。

現在無光君王趕到,他們萌生退意也很正常。兩個均是正當盛年的大君,可不愿意和青之君王拼命。就算干掉了青之君王,如果自己也要身負重傷,那也是相當劃不來的事。

眼見魔裔兩位大君想要撤退,青之君王淡道:“既然都來了,不留下點什么東西就想走,豈不是太不禮貌了?”

他雙手張開,指尖青光閃爍,每點青光之間兩兩相聯,織就一張復雜的網。他雙手一揮,數十根青sè絲線就如電飛出,飛斬兩位大君以及迅速后退的魔裔公爵級強者們。

道道青線在空中飛過時,留下是片片波動的yīn影。帕洛奇亞臉sè大變,立刻喝道:“別擋!閃開!”

然而青線實在太快,帕洛奇亞的提醒還是慢了半拍,兩位公爵和一位副公爵看到青線來襲,本能地選擇了格擋。然后他們就駭然發現,無論是手中的武器,護體的大君魔氣,身上的戰甲,抑或是他們的血肉之軀,都絲毫阻不住青線分毫。

青線一掠而過,直到這時,他們才看清青線后那片淡淡的yīn影是什么。那是被切開的空間。

三位公爵級強者的生命之火幾乎是瞬間潰散,他們的魔核都被一切為二,哪怕兩位大君在場,都沒有絲毫可能救得回來。

當然,青線雖快,卻還是沒能斬中帕洛奇亞和永燃之焰。青之君王對兩位大君只是各彈出三根青線,阻止他們去救援手下而已。

青線如此威力,消耗也是恐怖。出手之后,青之君王的血氣直線下降,整整掉落了一個臺階,方才穩住。然而以此消耗為代價,當著兩位大君的面瞬斬三位魔裔公爵級強者,此刻的青之君王,依稀能夠看出上古時代縱橫天下的風采。

青之君王負手冷笑,道:“此事可還未了結……”

他的話嘎然而止,有些愕然地低頭,只見胸口穿出了一只手,手上握著宛若巨大天青sè寶石般的血核。

青之君王回首,看到的是無光君王梅丹佐。此刻梅丹佐眼皮跳動,神sè猙獰得都有些扭曲。

梅丹佐收斂了本體的氣息,又刻意在來路上留下痕跡,誤導青之君王對他實際位置的判斷。就這樣憑借對雷諾的了解,以及大戰之后的透支,梅丹佐一舉偷襲成功,連他自己都沒想到得手如此容易,若非手中血核的實感,一時間竟有些恍惚。

“原來是你……”青之君王恍然。

梅丹佐眼神飄忽,血氣翻翻滾滾,顯然情緒正處于極度不穩定中,他獰笑道:“你還真是狡猾,居然把保命手段都給了他們。不過這最多是給我們造成一點小麻煩而已,就算你把他們送到頂層大陸,遲早我們還是能找到他們的。”

青之君王此刻所有驚訝都已平復,萬年歲月的記憶,足讓他對許多事情都看慣看淡,道:“你背棄鮮血長河,背叛女王,用不了多久,就會得到應有的下場。”

梅丹佐忽然激動,叫道:“鮮血長河?女王?哈哈,真是笑話!鮮血長河每一年都在遠去,我的印記都變得模糊不清了,是它背棄了我!還依靠鮮血長河,我們整個血族遲早都要完蛋!等我的印記徹底消失,我還拿什么維持大君?”

青之君王并沒有爭論,只是看著梅丹佐,眼中充滿了憐憫。

梅丹佐只覺得這目光無比刺眼,更加暴躁,咆哮道:“至于女王,她除了沉睡,還知道什么?!這么多年,她醒來幾次,管過多少事?血族內外事務,還不都是我在撐著?可是她絲毫不考慮我這么多年的功績,居然把哈布斯那個小家伙看得比我還要重要!那不過是個親王而已,僥幸點燃了印記。我的印記都存在多少年了?!還有,她既然能夠分出一滴源血,卻不是給我,而是給夜瞳那個賤貨!她明知道我為了提升血脈,已經等了幾百年!”

頓了一頓,梅丹佐咬牙道:“你放心,有我在,女王不會知道外面發生的事的。她只會什么都不知道地沉睡下去。哪怕我們找不到她在虛空中飄流的大殿,可只要封住暮光大陸上的出口,她就絲毫感覺不到發生了什么。就算日后她知道了,也都晚了,什么都挽回不了!至于你,青之君王,你和她一樣,你們早就該死了!!”

永燃之焰出現在梅丹佐身邊,道:“他已經死了。”

梅丹佐一怔,這才發現,青之君王不知何時已經生機徹底消散。只是他眼中的憐憫,還是那么清晰和刺眼。正是這種目光,讓梅丹佐失去理智。

梅丹佐總算想起自己大君的身份,哼了一聲,將手從青之君王的身體里抽了出來,任由青之君王的身體墜向塵埃。

但是青之君王的身體并未墜地,而是被柔和魔氣托住,平穩地飛到帕洛奇亞身前。

帕洛奇亞雙手接過青之君王的尸體,將之轉交給身邊一位公爵,吩咐道:“帶回去好好安葬。”

那位公爵躬身稱是,然后以魔氣托著青之君王的身軀,飄于自己頭頂。他即不肯用雙手去觸碰,又將青之君王置于自己之上,顯示出無以倫比的尊敬。

雖然魔裔被連斬三位公爵,但青之君王作為真正的強者,自然會贏得魔裔的尊重。

梅丹佐看了,只覺得渾身不自在。

永燃之焰這時伸手,道:“拿來。”

梅丹佐見他的目光落在青之君王的血核上,皺眉道:“這是我們血族的東西。”

“這個東西,是陛下要的。”

“魔皇陛下會要這個?”梅丹佐質疑,依然緊緊抓著血核,就想收起來。

青之君王最后一戰,展現出超凡絕倫的戰力,讓梅丹佐對他的血核起了貪念。

對比來看,青之君王的血脈品階要遠遠超過梅丹佐,哪怕已經到了生命盡頭,又透支過度,血核臨近崩潰邊緣,對梅丹佐卻是好事,這能保證他吸收卻不被反噬,其價值之高,或許不比莉莉絲的一滴源血低多少。

可是魔皇要這個血核干什么?

眼看梅丹佐不肯交出血核,永燃之焰稍稍退后少許,而帕洛奇亞則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旁邊。兩位魔裔大君將梅丹佐夾在中間,威脅的意味非常明顯。

永燃之焰緩道:“你已經背叛了夜之女王,難道還想要背叛魔皇陛下嗎?或許,你可以去試試蛛后的庇佑,如果能夠活著從這里離開的話。”

梅丹佐臉sè一變再變,他可不是青之君王,擁有睥睨天下的速度,根本沒可能在兩位魔裔大君的手下逃生。而且他又能逃到哪里去?就憑今日所做所為,夜之女王一旦醒來,恐怕第一個要殺的是他,而不是魔裔。

他不得不將青之君王的血核遞過去,道:“我對魔皇陛下的忠心,不曾變過。”

“那就最好。放心,魔皇陛下會對你的忠誠給予讓你滿意的補償。”永燃之焰接過血核,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

不知為什么,看到永燃之焰那鄭重的神態,梅丹佐忽然涌上一陣濃烈不安。

帕洛奇亞向周圍看了看,對兩位魔裔公爵道:“你們留下來,將這里清理干凈,不要留下任何痕跡線索,一定要在哈布斯趕到之前完成。”

安排好善后,帕洛奇亞對梅丹佐道:“血族那邊,還要靠你封鎖消息。至少在我們的計劃完全實現之前,不能驚動夜之女王。”

梅丹佐微微躬身,道:“兩位放心,現在血族活動的君王只我一個。其他人不敢違逆我的。”

永燃之焰皺了皺眉,道:“要小心哈布斯。”

梅丹佐眼中殺機一閃,道:“要不索性送他回血池睡上百年?”

帕洛奇亞道:“如何處置哈布斯,陛下另有安排,不需要我們多事。走吧。”

梅丹佐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無奈離開。

魔皇當初已經警告過索薩不要搞出大動靜,這個警告在他身上也是有效的。魔皇的要求是各族要保持面上的穩定,因此沒有魔皇的允許,就算他有能力把哈布斯打回血池沉睡,也不能輕易動手。

秘境,小石殿中,僅能容下一人的小小青冥之池再起波瀾,千夜緩緩坐起。這次醒來,他雙眼清亮剔透,已經沒有了初次醒來的迷茫。

他看看自己,再看看青冥之池。此刻的池水已經失去青sè,變成一池清水。青血中所有生機與能量,悉數被千夜吸收。

千夜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就踏出青冥之池。他拿起衣服,剛想穿上,忽然怔在原地。

在他的感知中,身體內的血核與心臟都不復存在,胸腔之內,只有黑之書在緩緩旋轉。

看網友對 章一八六 背叛者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