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雷霆之主 > 第7章 公主

第7章 公主

  旁邊鄰桌邊坐著一個英俊青年,劍眉星目,面如冠玉,當真是少見的美男子。

  冷非相貌英武,比起這青年卻差了一籌。  這青年姿態挺拔如松,氣宇軒昂,風采卓然不群。

  張天鵬看到這青年,冷冷道:“楊樂天!”  “張天鵬,聽說你進了登云樓當一個游衛,嘿,越來越出息了!”楊樂天一臉不屑。

  “不勞你操心!”張天鵬哼道,扭頭給了他一個后腦勺。  冷非看一眼。

  張天鵬道:“甭理他。”  他起身來到另一張靠窗桌子,與楊樂天隔了兩張桌。

  冷非看明白了,張天鵬還是怕了這個楊樂天。  他仔細看。

  這楊樂天劍眉朗目,身形挺拔如松,透著一股凌人傲氣,不可一世,宛如鶴立于雞群之中,俯視眾人。  周圍幾桌客人顯得黯淡無光,被人忽略。

  兩人叫的酒菜很快上來。  張天鵬斟滿兩酒杯,先敬了冷非一杯,感慨的嘆息:“立個功真不容易,不過這次的功勞一定不小!”

  冷非一飲而盡。  那支銀釵絕非凡品,別有玄妙,必對夫人很重要,他們兩個找到了自然是一功。

  冷非深諳為官之道,夫人的事再小也不是小事,小事辦好了反而更容易被記住。  他掃一眼不遠處的楊樂天。

  張天鵬撇撇嘴:“甭理他!”  冷非道:“張兄你的家世應該不錯吧?”

  他猜測張天鵬是大少爺出身,骨子里也透著傲氣,不過被自己及時壓下去而已,看似圓滑其實血性十足。  張天鵬又喝了一杯,感慨道:“我爹是做茶葉生意的,買賣不大,錢是足夠花了,可這個世道,有錢沒有武力是不成的,所以我來了登云樓。”

  冷非若有所思。  張天鵬道:“原本去了逍遙堂,還去過聽濤別院,可惜資質不夠,都不收我。”

  冷非道:“我也是被逍遙堂刷下的。”  “那咱們還真是難兄難弟!”張天鵬笑起來。

  他斜一眼不遠處的楊樂天,哼道:“進聽濤別院的時候跟他爭執了幾句,這家伙心胸狹窄,一直咬著不放,煩人!”  冷非笑了笑,聽濤別院是與逍遙堂一個層次的頂尖門派,楊樂天進入聽濤別院是一步登天,他在云霄,他們還在泥地里。

  張天鵬道:“登云樓比不上聽濤別院與逍遙堂,沒有頂尖武功,可登云樓有洗髓丹與易筋丹,洗髓丹增強體質,易筋丹增強力量,讓咱們的根基更扎實,成為修煉的天才!”  冷非道:“靈丹不易得。”

  “咱們要是成了總管,那一定能得到!”張天鵬振奮精神,雙眼放光。  兩人一邊吃著菜一邊喝酒。

  菜是sè香味俱全,酒是醇厚綿長。  冷非的姐夫范長發是圣天幫的帳房之一。

  圣天幫遠不能跟逍遙堂聽濤別院相提并論,只是一個尋常幫派,甚至比登云樓都差了一層。  但身為帳房之一,油水豐厚。

  冷非從小父母雙亡,由大姐冷媚與姐夫撫養,不愁吃穿,他甚至沒利用自己前世的經驗做生意,在這個武學昌盛的時代,武功不夠強大,錢多了反而是麻煩。  可惜要幫他補身體,名貴藥材當飯吃,日子過得沒那么寬裕,這種酒樓是不敢進的。

  窗外喧鬧繁華,兩人伴著喧囂悠閑的吃著菜,喝著酒,一句沒講青牛勁的事。  忽然,外面大街一靜,喧囂盡去。

  冷非探頭看出去。  一陣急驟馬蹄聲在寂靜的大街上響起,一群白衣騎士簇擁著一匹神駿白馬馳騁。

  白馬上一個婀娜曼妙女子,月白勁裝,粉紅披風獵獵招展,一張緊繃的玉臉明艷絕倫,容光四射,讓人無法直視。  冷非腦海轟然一響。

  眼前唯有這張明艷絕倫的玉臉,神為之奪,無法自拔。  “喂!喂!冷兄弟!”他耳邊隱約傳來呼喚。

  冷非隱約聽清,努力清醒回神。  “冷兄弟?”張天鵬笑瞇瞇的道:“被公主迷住了吧?”

  冷非竭力隱藏自己的異樣,笑道:“咱們青玉城還有公主?”  “你不知道?”張天鵬笑道:“靖波公主已經來了半年,正住在煜王府呢,與煜王爺是同母兄妹。”

  冷非還真沒聽過,他這一年來專注于準備逍遙堂的錄取,無瑕分心他顧。  張天鵬道:“靖波公主號稱天下第一美女,是皇上的掌上明珠,最是得寵不過,最近好像與皇上鬧了別扭,所以跑到煜王府這邊,估計住不久的。”

  冷非怔然出神。  他從沒見過這般美麗女人,即使是在現代社會見識了太多的美女明星,可比起這位靖波公主,就像尋常女人與頂尖美女明星之別,繁星之與皓月,不值一提。

  她的美不僅僅是姿容無雙,將天地間所有神秀集于她一人,更在于她從骨子里透出的氣質,兩者揉和在一起,無人能抵擋得住,看大街上一片安靜便知。  從前的時候,形容美人為傾國傾城,他一直覺得夸張,天下間哪有這般美女,此時見到這靖波公主,方知古人不欺,用詞之精準,唯有傾國傾城才能道盡她的美。

  冷非忽然心生惆悵。  他不知道這感覺因何而生,卻無法自抑,心中一片蕭索,神情徹底平靜下來。

  隨后他生出一股強烈的沖動,這般美女,若不能得到,那也愧對世上走一遭!  即使成為天下至尊,不能得到這樣的美女,也是缺憾的、不完整的,不管怎樣,今生今世一定要得到她!

  這樣的女人是危險的,想得到她便要與天下人為敵。  更重要的是,這個天下是朝廷為尊。

  武道昌盛,宗門林立,天下之大到底有多少宗門沒人清楚,可最大的宗門便是朝廷。  朝廷擁有最高深的武功秘笈,最深厚的人力與物力,吸引著無數宗門高手投效。

  而身為靖波公主,地位尊崇,他想得到,即使成為最頂尖的高手也未必能如愿。  可明知重重阻礙與危險,他決心更加堅定,一定要得到靖波公主,一定要擁有她,方不愧活這一世!

  靖波公主仿佛一陣風飄去,良久之后,大街上才慢慢恢復喧囂,人們才回過神。  “靖波公主不是咱們這些小人物能多想的,只能遠觀。”張天鵬搖頭笑道。

  冷非默然不語,怔然出神,唯有雙眼熠熠閃動。  “嘿!”冷笑聲響起,楊樂天起身來到他們桌邊,俯看兩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張天鵬皺眉道:“姓楊的,夠了!”  楊樂天冷笑:“真被我說中了?”

  張天鵬忍無可忍,起身道:“姓楊的,你想干什么?”  “想教訓你!”楊樂天上前一步,俯看著他。

  “別以為你進了聽濤別院,就真成武林高手了,不過也是個初入門的罷了!”張天鵬撇撇嘴不屑的道:“廢物進了聽濤別院也是廢物!”  “廢物?”楊樂天冷笑,忽然一掌揮出。

  “啪!”張天鵬挨了一巴掌,臉上不屑的冷笑凝固,變成愕然,又轉為憤怒。

  他愣住了,沒想到楊樂天會忽然動手。

看網友對 第7章 公主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