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圣墟 > 第1399章 石罐共鳴

第1399章 石罐共鳴

金發女子揚手,舉起那柄雪亮的劍胎,劍尖紅的可怕,滴血而鳴,轟的一聲,她揚手立劈了過去。

無數的禪唱聲,天仙誦經聲,全都在第一時間爆發了。

天地劇震,星空暗淡,整片世界都仿佛走到了終點,連石爐中的火光都短暫的灰暗下去,像是要熄滅。

他們身上的甲胄來頭太大,再加上先天五行屠仙魔場域的爆發,短暫影響到了八卦圖。

喀嚓一聲,金發女子像是一道金sè的閃電切開了那光幕,她人劍合一,沖進了八卦圖中,直接殺向敵手。

“呵,不過如此,誰能阻擋我們的腳步,五位大神王出擊,殺滅天下諸神,誰與相抗,誰能阻擋我們的道路?!”在外面,另外四人中有人冷冷地開口。

然而,讓他們臉sè微變的是,當他們沖過去時,再次被八卦圖的光幕阻擋,未能闖進去!

“快,再聯手,我們得殺進去,必然安淼危險了!”其他人喝道。

因為金發女子安淼已經先一步進去了,只身與那個危險的男子對敵,讓人不放心!

轟!

事實上,金發女子剛一闖進來,就跟楚風激烈的交手了,猛烈的搏殺,揚手就是一劍,雪亮劍胎斬破虛空!

一剎那,兩人便已經是千百次的大碰撞,劍光如虹,激射向光幕,宛若無邊的星光在綻放,劃過宇宙。

這一刻,楚風無比冷酷,早先這個女子第一個對他動手,并且是襲殺,那時他不方便起身,導致他口中咳血。

現在,他怎么會錯過機會,敢一個人進來,就先格殺她是了。

不過,較為麻煩的是,這個女子身上的甲胄太堅硬了,金剛鐲砸上去也只是令甲片凹陷,并未毀滅。

“劍胎化佛!”金發女子喝道。

她手中劍胎滴血時,佛音震耳,簡直要震破乾坤,經文繚繞,銘刻在虛空中,不僅要斬破敵人的一切防御,還要直接以經文鎮壓。

“去!”

楚風將石罐當成兵器,直接砸了出去。

對手有特殊的甲胄,他也有常人無法想象的器物,石罐古樸,砸過去時,將劍胎的光華都震的暗淡了。

可惜,他終究沒有研究出石罐的秘密,沒有能激活它的底蘊,難以釋放屬于它的無上偉力,現在也只是當做“磚頭”來用,蠻力轟砸。

一時間,金剛琢、石罐都化成重器,不斷轟向女子。

他們激烈搏殺,金發女子臉sè難看,她身覆特殊甲胄都難以拿下這個男子,讓她忌憚而又焦急。

“殺!”

楚風毫不保留,雙手間金sè符號浮現,他的一雙手猶若化成了一對金sè的磨盤,并且分別持著石罐主體與石罐蓋子,向前轟殺,壓蓋過去。

“嗯?!”楚風吃驚,石罐像是被刺激了,自身也發出金sè符號。

當年,楚風第一次見到這種符號是在輪回地光明死城內的石磨盤上。

后來,他知道石罐內亦有,且更全面。

現在,隨著他出擊,以雙手演化石磨盤符文,竟與石罐共鳴了。

女子悶哼,橫飛出去,她的甲胄被打穿了,甲片飛起一大片。

轟!

楚風一拳轟出,打的她身體彎成蝦米狀,口中咳血,橫飛出去。

楚風跟進,凌空一腳,踏向她雪瑩的面孔。

金發女子極速躲避,符文漫天,她動用了大神通,迅速的逃遁,可是,八卦圖內空間就這么大,她能躲到哪里去?

砰!

她被楚風追上,一腳踏在肩頭,讓那里發出喀嚓一聲,她的肩胛骨斷裂了。

金發女子安淼面孔絕美的面孔上浮現痛苦之sè,這當真是痛徹骨髓。

但是,她依舊不會屈服。

她全身爆發神光,尤其是甲胄宛若焚燒,佛光普照,佛血濺起,她施展妙術,周身赤紅翎羽浮現,無數的秩序神鏈貫穿而出,要洞穿楚風。

這是凰族的秘術!

而她并不是不死鳥,只因她們這一族常年鎮守在陽間邊緣地帶,收集到太多的妙術。

可惜,這一擊雖然很強,但效果不佳,楚風的七寶妙術于此際釋放,將她轟的倒飛出去,滿身是血,所有的秩序神鏈都斷了,像是凰鳥的翎羽折斷,她翻飛著墜落。

“你,不過如此!”

楚風冰冷的聲音響在此地,并且他雙手劃過莫名的軌跡,緩緩的將那金發女子拘禁而起,凌空漂浮,禁錮在那里。

轟!

隨著楚風下殺手,金發女子身上有甲片發光,自身劇震不止,她在不斷大口的咳血,面sè蒼白。

“你穿了億載道行的烏龜脫落下的殼煉化的甲胄嗎?”楚風不滿,他居然難以劈開這甲胄,實在太結實了。

當!

他猛然擲出金剛琢,也同時砸出石罐,全都是重擊,轟在金發女子的身上。

甲片脫落,佛血四濺,女子身前哪怕有佛光守護,有大佛矗立,可是依舊擋不住這種攻勢,她的骨頭不知道被震斷了多少根。

“安淼!”

后方,有人大叫,那四位大神王聯手居然都還沒有完全破開光幕,只撕裂一角,未能第一時間殺進來。

“你太弱了!”楚風蔑視。

金發女子聞言頓時羞怒,她是大神王,有幾人能夠這樣睥睨她,說她實在太弱了?

可是眼前的男子的確強的離譜,竟重創了她!

而不久前,她偷襲此人時,還在揶揄,說對方很弱,結果一切都反轉了。

當!

楚風連續轟擊,導致金發女子慘叫,她的甲胄被打爛部分,右手臂要暴露出來了,火光焚燒,讓她劇痛難忍。

而這時,楚風像是一道閃電沖了過去,在她那開裂的甲胄間發力,噗的一聲,將她整條雪白的左臂撕裂下來,血淋淋,場面可怖。

“安淼退后,我們來了!”

后方,有人大喝,那銀發男子第一個殺進來,手持重型兵器,一桿黑sè的大戟,黑乎乎,冷森森,無比可怕。

金發女子倒退,身體踉踉蹌蹌,而外面另外三人也迅速沖向裂縫中。

嗡!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隨著楚風倒退,整片光幕跟著倒退,他們撲空了,而那裂縫則在慢慢閉合。

八卦圖仿佛與楚風融為一體,隨著他移動而動。

“替死鬼啊,沒關系,先解決你!”楚風冷幽幽地說道,盯著闖進來的銀發男子。

“不好!”外面的三人吃驚,他們沒有能夠進去,而金發女子安淼已經遭受重創,銀發男子一人能擋住那個危險的人族強者嗎?

“連天仙血都曾痛飲過的大戟,今日,以吾族之魂血獻祭,請你復蘇,斬殺此獠!”

殺進來的銀發男子低吟,像是在進行某種儀式,以特殊方法激活大戟,讓它主動殺敵。

他身后的金發女子安淼幾乎失去戰力,只能靠他了。

轟隆!

像是一條墨龍復活,黑sè大戟爆發,有幾道天尊身影浮現,這簡直是天塌地陷般,氣勢恐怖,向著楚風那里碾壓過去。

“嗡!”

金sè符文閃爍,楚風的手掌發光,再次催動出一行神秘的文字,同石罐共鳴。

“收!”楚風大喝,他以石罐對準了大戟。

當黑sè的大戟立劈下來時,直接沒入石罐中,砰的一聲,楚風蓋住了蓋子,屏蔽所有的氣機。

就這么……結束了?!

大戟被收走,銀發男子失去感應!

“怎么可能?!”銀發男子大叫。

不僅是他,另外四位大神王也面sè蒼白,簡直難以置信,那石罐到底什么來頭?連以佛血、天仙血浸染過的兵器都能被收走!

“失去這種特殊兵器,我看你還能如何?!”楚風吼道。

他沖了過去,全力轟殺!

這幾乎是同金發女子一戰的重演,雖然激烈,但是結局已經注定,最終那銀發男子被轟飛,被打的口中噴血,遭受重創。

“給我開啊!”

外面的三位大神王喝道,全力轟擊八卦圖,想要闖進來,可是只有三人演繹先天五行屠仙魔場域有些不足,一時間難以成功。

“啊……”

這個時候,銀發男子慘叫,因為楚風迅猛如金sè的雷霆,霸道的出手,不給他恢復時間,第一時間下殺手。

接連數擊,全都是石罐砸中了他,給予他重創,他身上的甲胄都暗淡了,甲片飛舞。

不遠處,八卦圖中那負了重傷的金發女子也悶哼,她在祭劍,想要再殺過去,可是卻被金剛琢擊中,整個人斜飛出去,滿身是血,身體幾乎炸開。

一般的神王早就爆碎了,而她實力太超凡,兼且有甲胄保護,所以還活著。

“不!”

這時,銀發男子慘叫,因為他被楚風剝開了甲胄,已對他下死手。

噗!

他失去了手臂,接著下半截身體分離,隨后,他被一拳轟中眉心,他在火光中解體,又化成飛灰。

可謂慘死!

一位大神王就這樣形神俱滅。

金發女子安淼全程目睹這一切,目眥欲裂,可是她卻無法改變什么,無力阻止,她自身難保。

早先她所小覷的人族,竟這樣當著她的面擊斃了她的同伴,這一切太過可怕,而現在或許也該輪到她了。

“給我開啊!”

外面的三人在轟擊,想要進入八卦圖中。

楚風冷漠地看了他們一眼,向著那金發女子逼去。

“殺!”

金發女子猶若困獸,拼死搏殺。

可是,楚風怎么會給她機會,全力以赴的下殺手,將她打穿,血液從其軀體中蔓延而出。

她被剝脫甲胄,身體傷口密布,前后透亮,血流如注!

楚風猛然揚手,凌空一把將金發女子拘禁過來,而后更是抓住了她雪白的頸項,猛然一扭,喀嚓一聲,直接折斷其頸。

同時,火光跳動,將金發女子淹沒,她凄厲的慘叫著,失去甲胄的庇護,她根本擋不住這里的能量。

她在火光中全身焚燒,化成灰燼,同樣的形神俱滅。

“不!人族,你們這些陽間的叛逆,敢殺守在世界盡頭的貴女,你死定了!”

外面的三人瘋狂大叫,可是,這有什么用呢,聽在楚風耳中,猶若犬吠。

“嗯,怎么回事?他在變強?!”

外面的三人突然大驚。

這個時候,楚風正在發生驚人的變化,連殺兩位大神王后,八卦圖越發的璀璨,某種平衡又打破了,他居然得到無盡生之火的滋養,全身被注入特殊的金sè符文,銀sè符號等,身體被大道之光澆灌。

這是涅槃之火嗎?

他覺得自己在被淬煉,在變強。

“是安淼他們的道行,是他們兩人一身的精粹,他們的感悟造化等,居然成為養料,在滋養他!”

外界的三人失聲驚叫。

這就是不朽的八卦爐嗎?居然可以如此!

楚風在變強,本身就是大神王,而現在更可怕了。

“他該不會要成為史上傳說中的那種怪物吧?!”三人臉sè極其難看,竟然面露恐懼之sè,他們想到了那個傳說。

。三掌門m.

看網友對 第1399章 石罐共鳴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