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劍從天上來 > 第66章 困境

第66章 困境

  漱雪劍拄地,想要撐住身體,可身體一歪,砰然撞倒在地上,以頭強地,狼狽不堪。

  他翻滾成正面仰躺,看向呆立不動的綠袍老者,奮力將左袖中的短劍擲出去。  短劍軟綿綿的無力。

  可綠袍老者仿佛陷入恍惚中,眼神呆滯,一動不動任由短劍扎進自己眉心,仰天摔倒。  “啊——!”宋云歌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

  卓小婉輕盈躍起,梅瑩也同時躍起。  兩人幾乎同時來到宋云歌身邊,遠處的楊云雁也冉冉而來。

  她速度極快,眨眼來到跟前,搶在兩女前頭來到宋云歌身邊:“死了沒?”  “死了一半。”宋云歌咬牙道,臉sè蒼白,額頭冷汗涔涔。

  楊云雁沒敢馬上動手扶他,兩女也靠近,沒敢直接動手。  朱紅袍子仿佛從鮮血里撈出來的,血腥嗆人。

  卓小婉從懷里掏出玉瓶,倒出一顆生生造化丹,輕輕一捏,捏成了碎末:“宋師兄,先止一下血吧,免得虧損太狠。”  她知道宋云歌氣息雖弱,但他身懷奇功,能緩過來,可現在外傷太厲害,流血太嚴重。

  宋云歌咬著牙點頭。  楊云雁上前輕輕挑開袖子,露出血肉模糊的手臂,模糊血肉之間隱約露出森森白骨。

  好像皮膚與肌肉是一塊塊粘在上面的,沒能粘得嚴密,露出了下面的骨頭。  楊云雁咧咧紅唇,五官緊皺。

  卓小婉將生生造化丹的粉末輕灑上去,宋云歌疼得直抽涼氣。  梅瑩哼道:“瞧你這大驚小怪的樣子,就不能硬氣一點兒?”

  宋云歌沒好氣的道:“要不然你試試,看到底能不能硬氣得起來!”  “一分疼痛你能夸張成十分!”梅瑩撇嘴。

  宋云歌道:“梅瑩,你別跟這兒氣我,趕緊去搜搜他們!”  “不急。”梅瑩笑盈盈的一擺玉手。

  比起搜那些天魅,她還是更喜歡看宋云歌受苦遭罪的樣子。  宋云歌哼道:“得趕緊的處理,萬一有天魅援軍呢!”

  “……好吧,你總有道理!”梅瑩無奈的轉身。  陸堅與李泰華這時也勉強起身,蹣跚走過來,看到他氣息虛弱、血肉模糊,既感激又慚愧。

  這顯然是兩次疊加施展逾天訣,從而造成了身體的崩潰,即使恢復也廢了。  最有可能的是,這一輩子只能停留在劍尊境界。

  宋云歌看他們如此沉重表情,笑道:“陸師兄,李兄,不必如此,我能恢復。”  陸堅緩緩道:“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開口!”

  宋云歌笑道:“就等陸師兄這句話呢。”  陸堅呵呵笑道:“咱們也算是過命的交情了,客氣就見外了!”

  沒有宋云歌奮力一擊,恐怕這會兒他們都被綠袍老者取了性命。  這便是救命之恩。

  李泰華嘆一口氣,搖搖頭,心緒復雜。  他對宋云歌的感覺很復雜,無法言表。

  既因為他與楊云雁太過親近而忌憚,隱隱有敵意,當成情敵,又感激他救回自己性命。  而且這一次為了幫自己報仇,又傷成這樣。

  雖說風頭都被他搶走了,自己心里有些不痛快,加上楊云雁關切的模樣,自己心里更難受,可還是沒辦法恨他。  可要讓自己跟他親近起來,那又不可能。

  楊云雁又扯開宋云歌胸口,惹得宋云歌咧嘴:“這里就不用了,關鍵是胳膊。”  楊云雁白他一眼,依然扯開了他衣襟,露出胸膛,也是鮮血淋漓。

  顯然他渾身上下沒有一條好地方。  卓小婉沉默不語,清亮眼波閃了閃,又取出兩顆生生造化丹,捏碎了輕輕灑落。

  楊云雁拉住他衣襟以方便卓小婉灑藥,巧笑嫣然:“宋大俠,這一次虧大了吧?你這劍尊之境怕是破不掉嘍。”  “不可能。”宋云歌哼道。

  楊云雁搖搖頭:“咱們周什長為何會如此?這么多年一直沉疴未愈,困于劍主之境?就是因為施展了兩次無量如海,是不是,梅什長?”  梅瑩正在搜綠袍老者的身,輕頜首,淡淡道:“一點兒沒錯。”

  她抬頭瞥一眼宋云歌:“宋云歌,你就是第二個周師兄!”  宋云歌搖搖頭:“我不一樣。”

  梅瑩發出一聲冷笑,搖搖頭。  宋云歌道:“你笑什么?別yīn陽怪氣的行不行,有什么話就直接說!”

  “笑你天真!”梅瑩斜睨他一眼,手下未留,最終起身拍拍玉掌:“真夠謹慎的,什么也沒帶!”  “我怎么天真了?”宋云歌追問。

  梅瑩跨過綠袍老者,來到另一個天魅身邊,彎腰搜索,然后搖搖頭。  宋云歌喝道:“趕緊說話!”

  他用力太甚,嗆著嗓子,頓時劇烈咳嗽起來。  卓小婉收起白玉似的手,輕聲道:“宋師兄,別太用力,保持心緒平靜。”

  梅瑩拍拍玉手起身,一腳把那天魅踹飛:“所有人都跟你一樣的想法,可最終沒有一個能逃得掉,……歷代以來,所有逾兩境者,都困于原地,沒有一個例外,你說你天真不天真?”  “能人所不能,才是真豪杰嘛。”宋云歌哼道。

  梅瑩咯咯嬌笑起來:“好好好,真夠豪氣干云的,那就看你能不能破開劍尊境啦!”  她得意的道:“我可是很快就要突破啦,估計不用一年就能踏上劍圣!”

  宋云歌沒好氣的道:“梅瑩,你的良心何在!”  他這句話又說得太用力,頓時劇烈咳嗽起來。

  楊云雁蹙眉看著他,秀美玉臉漸漸凝重。  越看越像周滄瀾,好像看到了宋云歌的未來,也如周滄瀾一般的終日咳嗽,失去斗志,潦草度日。

  梅瑩白了他一眼。  她心緒也復雜莫名。

  既松一口氣,不會再被宋云歌壓在上頭,又有些惆悵,這般厲害人物就要在眼前殞落。  雖然沒有斃命,可她知道困于一個境界對于一個男人的打擊有多致命。

  看看那些多年來困于境界不能突破的人吧,個個都萎靡不振,如行尸走肉。  失去了希望,便失去了生機與活力。

  想到宋云歌也會變成這樣的男人,她心里滿不是滋味。

  雖然一直見不得宋云歌得意,想看他受苦,可這樣的打擊太致命太狠。

看網友對 第66章 困境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