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我見軍少多有病 > 第606章不妨聽我一言

第606章不妨聽我一言

  我見軍少多有病正文卷第606章不妨聽我一言“你爸媽是哪一年去世的?”芊默突然開口問道。

  李泉眨了眨眼,雖然不明白這個漂亮女人為什么這樣問,卻還是如實的回答了她,芊默又問了幾個問題,發現李泉在回答的時候,眨眼的頻率是正常的。

  這個過程便是微表情基準線的確定.

  對待漂亮姑娘,男人的忍耐總是會多一些,李泉正是如此。

  芊默對他問東問西,他也沒有顯現出半點不耐煩,問什么就說什么。

  這一幕落在旁觀的小黑眼里,他玩味的看了自己女人一眼,小黑本上又要多一筆了,理由是,魅力無窮,四處招人,吃醋費。

  后來芊默看到吃醋費這三個字時,被雷了個外焦里嫩,還能要點臉不?

  然而此時芊默并沒有功夫管小黑那點彎彎繞繞小心眼,確定了李泉的微表情基準線后,又把話題拉回去。

  “所以,你說你從墳地回來之后出現了很多靈異事件,這都是真的嗎?”芊默挖坑。

  李泉馬上回答道,“我從墳地回來出現了很多靈異事件,這都是真的。”

  經常跟芊默一起出入,小黑都把天磨的那一套學會了一點,聽到李泉如此回答,小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芊默從桌子底下踹小黑,示意他要說話。

  倆人又問了李泉一些話,這才起身離開。

  送走了芊默和小黑,李泉又重新坐回到他的游戲機前,臉上帶著一絲冷笑,“買什么房子?穿成那個樣子不是記者還能是什么?買點高仿品就想假裝闊太太,裝的再像有錢人,那不還是記者嗎?”

  芊默和小黑這一身加起來,總價可不低,李泉不認為這是真的,他覺得這倆人應該是記者是媒體,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些媒體,這件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出了門小黑問芊默,“李泉為什么要撒謊?”

  “少年你越來越優秀了,連撒謊都看出來,沒錯,李泉是在撒謊。”

  有一句話叫做撒謊都不眨一下眼,用在微表情理論里不一定全對,每一個人撒謊時的反應都不一樣,有人撒謊時心虛,左顧右看,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

  有人則是會直視對方的眼睛,裝作不心虛,但因為是刻意裝出來的,眼睛不會眨。

  還有的人撒謊時會頻繁的眨眼睛,所以想要判定是否說謊,就要問他幾個問題,觀察他的反應,這就是確定基準線的一個過程,芊默剛剛對李泉做了鑒定,確定他就是一個撒謊不眨眼睛的人。

  “他剛剛在描述過程當中,三分真七分假,去墳地壯膽的那一部分,他是說的真話,可是后面他自己描述的那些靈異事件,聽起來更像,邏輯上有漏洞,微表情也顯示他在撒謊。”

  而且芊默在問他靈異事件是否是真的時,他也采取了標準說謊回答方式,機械化的復制了芊默剛剛的提問,諸多跡象表明,李泉說在他身上發生了一些靈異事件,全都是假的。

  這點就很可疑了,明明沒有那么多的靈異事件,干嘛要撒謊騙人呢?

  “最可疑的是,你不覺得作為當事人他的話太多了嗎?”小黑指出最可疑的一點。

  他剛剛之所以直接問李權,他是不是靈異事件的當事人,完全是出自直覺。

  于昶默的直覺非常好,幾乎從沒有出錯過,這次也一樣。

  “對最可疑的就是這一點,正常人,遭遇了這種事件,面對打探消息的人,微微那種如驚弓之鳥的反應才是正常的,會對我們有厭惡,防備,甚至是恐懼的心理,但是李泉就太坦然了,而且他本來要賣房子,更應該對這件事閉口不談才對。”

  芊默也覺得小黑說的有道理。

  買房子注重風水,如果有靈異事件或是這個房子里有人非正常去世,那便成了兇宅,房價要暴跌的,李泉的正常反應應該是絕口不提這件事,甚至會找旁人幫自己代賣房子,為什么會主動提起

  甚至可以說是迫不及待的主動提起,就怕芊默和小黑不知道他是當事人,這反應未免有些奇怪。

  “如果他不是腦袋出現了問題,那他反常的背后就必有蹊蹺,值得我們深思。”小黑給出精準陳述,芊默本來想夸他兩句,可以想到那個神秘的小黑本...

  好吧,她保持沉默。

  她發現自己男人的臉皮已經有飛一樣的進步,給點陽光就燦爛。

  小黑本兒什么的簡直是祖傳的無恥啊。

  倆人正準備回酒店,劉太太把電話打過來了,詢問倆人今天的進展。

  芊默隱瞞下李泉的反常,只說微微不配合,劉太太承諾給薇薇的家長打個電話,10分鐘之后一個陌生電話打到小黑這里。

  對方正是薇薇的母親,約小黑和芊默到家里,這次不會再有人阻攔了。

  開門的是那個之前見過的保姆,有了自家太太的囑咐,自然不會把小黑和芊默拒之門外。

  “不好意思啊,兩位醫生,實在是這些天過來打探消息的人太多,我們微微受到了一些驚擾,狀態不是很好,這些天一直在吃藥調整。”

  說到吃藥保姆有些哽咽,在這個家服務已經超過10年,可以說是看著薇薇長大的,現在這個家出了這么大的事兒,保姆心里也不好受。

  “吃的是什么藥?”芊默問道。

  “我們太太去精神病院給開的,調整睡眠,還有一些中醫開的安神的藥。”保姆壓低聲音小聲說道,精神病這三個字,已經成為家里不能提的話。

  微微躲在房間里不出來,這些天對待所有的陌生人都是這種反應,她的母親在會客廳里接待了小黑和芊默,也是個闊太太,只聽說有心理醫生上門之后,特意從外面回來的。

  “劉太太說你們兩個是陳教授的弟子?說吧,要多少錢才能治好我的女兒?”微微媽神sè憔悴,再奢華的化妝品,也遮蓋不住她深深的黑眼圈。

  同劉太太一樣,這都是為子女煩心勞神。但不同于劉太太的是,微微媽堅決不承認這是一起靈異事件,一打聽才知道,人家在中學當政治老師,最不信的就是這些。

  “陳萌教授是國內心理學頂級權威,我相信他的弟子能夠把這件事梳理清楚,只要你們能讓我的女兒精神恢復正常,再多的錢我都愿意出。”

  “既然如此,太太不妨聽我一言。”

  

看網友對 第606章不妨聽我一言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