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我奪舍了魔皇 > 336.誰能當我師父?(3更)

336.誰能當我師父?(3更)

這種震動的感覺,玄而又玄。

普通常人或者中低修為的武者,根本無法察覺。

必須要修為較高的人,才能有所感觸,并且是修為越高,感受越明顯。

修為稍低者,可能只會感覺到一點不同尋常的異樣,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如今神州浩土上,陳洛陽作為修為實力最高的人,感受尤其明顯。

就像尋常人面對大地震一樣。

這感覺,意味著有極為強大的存在,來到神州浩土。

不是林巖、李衍凈、善空大師、華龍韜、高南齋、楊玄、程麒元、天云彥他們那樣。

這些第十六境或者第十五境的紅塵圣地嫡傳借助寶物降臨紅塵下,本質上相當于一種鉆空子的行為。

借助寶物遮掩,他們強行控制自身不至于對紅塵下的天地造成毀天滅地的惡劣影響,因此不至于被魔尊定下的藩籬排斥。

陳洛陽能留在神州浩土,也是類似情況。

他在神州浩土跟人動手,必須局限在那方地底幽冥世界里,否則就會被神州浩土,被魔尊設下的藩籬“擠”出去。

而現在神州浩土如此劇烈震動,則更像是有人明目張膽,越過這重藩籬。

修為實力越高,越不容易破例下紅塵,需要借助的寶物越難得越強大。

但實力高到一定程度后,反而不會再受限。

例如,紅塵里正魔雙方一眾超級巨頭。

這算是魔尊獎勵他們的特權。

不特定是某個人,只要修為實力超過一定界限,便可以享受這項特權。

此刻,便是一位超級巨頭,降臨神州浩土。

陳洛陽長長呼出一口氣,人在洛陽城中沒動,但把黃土符詔那大地幽冥的氣息散布了出去,給來者提供指引。

既來之,則安之。

躲避是沒有用的。

如果是他所料的那位巨頭,那便有操作的空間。

萬一他料錯了,來的是別人,那便盡人事安天命,盡力拖延,爭取等到他預料中那一位也下紅塵再說。

在黃土符詔大地幽冥的氣息散發,剛剛于洛陽城上空形成一個小小的幽暗氣團后,立馬便有一個人,已然毫無征兆出現在陳洛陽面前。

一個身材高大,眉目之間滿是桀驁焦躁的男子。

赫然正是“瘋皇”別東來!

第一次在“樹屋”時,這個人曾短暫掙脫創命神樹的壓制,破開光輝凝結而成的“果實”,顯現自身真面目。

是以陳洛陽現在一眼便能將之認出。

同時,他心中也微微松一口氣。

別東來此刻就站在與陳洛陽相距咫尺距離的位置,上下仔細打量他。

陳洛陽神sè鎮定,與之對視。

別東來打量陳洛陽半天后,嘀咕了一句:“你真的跟至尊有關?”

“你怎么稱呼?”陳洛陽平淡問道。

別東來“哈”了一聲:“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別東來。”

無需自我吹捧。

這個名字本身,份量已經足夠。

他略微后退幾步,似乎想要離遠點再繼續仔細打量陳洛陽。

陳洛陽則微微頷首:“聽過。”

別東來離遠些后看了半晌,又重新來到陳洛陽面前,注視他的面龐。

雖然對方沒怎么作勢,但陳洛陽可以清楚感覺到那巨大的壓力。

僅僅目光注視,就幾乎讓他窒息……

“你真是至尊傳人?”別東來面現疑惑之sè:“可你這件衍化大地幽冥的寶物,我怎么感覺是完全不同的路數?”

他咂了咂嘴:“倒跟那株討厭的樹,像是一路。”

陳洛陽心中再次提醒自己,在這個層次的強者面前,一定要謹慎再謹慎,稍不留神,就可能給對方看破秘密。

為了避免對方強行索要黃土符詔查看,繼而發現黑壺等秘密,陳洛陽反客為主說道:“你是第二個把我跟那位至尊扯上關系的人。”

別東來似乎并不關心第一個人是誰,而是反問道:“你們沒關系?”

陳洛陽說道:“知道有紅塵界的那一刻,我方才聽說至尊之名。”

“那你去過一株樹上嗎?”

“聞所未聞。”陳洛陽言道。

別東來問道:“那你這件衍化大地幽冥的寶物是哪里來的?”

陳洛陽靠坐在椅背上:“閣下是在審問我?”

別東來無所謂的說道:“是什么不重要,你老老實實回答我問題就成。”

陳洛陽聞言一笑,閉口不談。

別東來并不動怒,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呢,是個講道理的人,不會以大欺小,但小孩子不懂事不聽話,作為大人應該要管教他,所以你不聽話呢,我就只好管教你啦,你說對不對?”

對方雖然看起來很不著調滿口歪理,但陳洛陽這一刻能很直觀的感受到對方隱藏在骨子里的癲狂。

看似很沒逼格也沒架子的背后,是肆無忌憚不加控制的極致破壞力。

對方身上沒有任何力量氣息流出,但陳洛陽已經有身體微微發麻的感覺。

他很確定,那不是自身心理作用,而是身體真實受到影響。

這個級數的超級巨頭,不破壞紅塵下的天地,果然也能為所欲為……陳洛陽暗自點頭。

他心中有底,鎮定如常。

嘴角反而溢出幾分笑意:“你在說你自己嗎?令尊師葉天魔管教你的方式確實很別致,居然是拐走尊夫人。”

這句話說到前半句的時候,陳洛陽能明顯感覺到面前的別東來變得更加危險。

自己需要努力穩住心神,才能語氣不變,神sè如常說出后半句話。

而在聽到后半句話,別東來猛地一怔。

雖然在“樹屋”的時候,他并不介意讓別人知道自己媳婦兒失蹤的事情,但那并不意味著很多人都知道,是那個死老鬼拐走了韓嫣。

他滿天下找媳婦兒不假,到處打聽媳婦兒下落不假,但知道當初失蹤詳情的人卻是少數。

至少,不管怎么傳,都不應該傳到紅塵下一方天地,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耳朵中。

這個姓陳的小子,怎么知道的?

他滿臉狐疑的看著陳洛陽:“你知道是那個死老鬼把嫣嫣藏起來了?”

陳洛陽心道還好,你沒跟“樹屋”那里一樣,把我當成是拐走你媳婦兒的人。

雖然大家面對面,但對方那個腦回路,說不定就會猜他是葉天魔假冒的。

“偶然曾聽家師提及。”陳洛陽淡然說道。

別東來雙目中神光暴漲:“你也是那死老鬼的徒弟?你是我師弟?”

“…………”陳洛陽一口血差點沒噴出來。

老子鋪墊那么多,就是為了能自然而然輕描淡寫把這個不存在的“師父”帶出來。

結果你腦袋里這時只剩下葉天魔和韓嫣兩個名字了是吧?

靠!

險些維持不住面上表情的陳洛陽好不容易才維持住淡定的模樣,以一種略微好笑的表情看向別東來。

“葉天魔的大名,我自然聽過,不過做我師父……”他輕輕“呵”了一聲,漫不經心的搖頭。

別東來皺眉:“那誰能做你師父?”

陳洛陽微微沉默一下:“此事,我不想多提。”

別東來不僅沒有動怒,反而一下子生出親近感:“你媳婦兒也被你的死老鬼師父藏起來了?”

“并非人人都跟閣下一樣。”陳洛陽淡淡說道:“如果你連自己師父姓甚名誰都不曉得,你也不會樂意提起此事。”

“我當然知道那死老鬼是誰!”別東來咒罵一句,但很快回過神來:“你意思是,你有個師父,但你不知道他真實身份是誰?”

陳洛陽沉默不語。

別東來則喃喃說道:“那還是有可能是姓葉的那個死老鬼,他當初也是這樣,只不過被我拆穿了底細才不得不承認。”

“…………”陳洛陽心里有翻白眼的沖動。

別東來又轉頭看向陳洛陽,滿臉疑惑:“那死老鬼,自己告訴你,他把嫣嫣藏起來了?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呢?真搞不懂啊!”

廢話!

因為我根本不是那個意思。

能搞懂才怪了!

陳洛陽心中暗自腹誹,正打算把話題扳正過來,突然就見面前別東來恍然大悟的模樣:“我明白了,他專門借你的口,告訴我嫣嫣在哪里!”

繼而疑惑:“也不對啊,他怎么知道我要來找你?”

別東來左看看陳洛陽,又看看陳洛陽:“我是猜你跟至尊有關,才來找你的。”

他這時候仿佛如夢方醒:“你師父,難道真是至尊?至尊知道我的娘子在哪里?”

不錯,還能自我矯正回來…………陳洛陽心中吐槽,然后豎起一根手指,沖別東來搖了搖。

“你誤會了,家師并沒有提及尊夫人在哪里。”

答話只答了后半段。

至于前半段對方問他師父是不是至尊,直接模糊跳過了。

但如此一來給人的觀感,不言而喻。

于是別東來接下來的問題,直接就變成這樣。

“那至尊都告訴了你什么?”

陳洛陽似乎有些不滿的挑了挑眉梢,但又像是懶得再糾正對方的稱謂,只是簡單的說道:“沒什么,家師當時只是隨口提了幾句而已。”

別東來追問:“是什么?”

陳洛陽后背重新靠在椅背上。

“你現在,是在審問我?”

他重復了先前一句話。

看網友對 336.誰能當我師父?(3更)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