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天擇 > 第十一章殺弟

第十一章殺弟

最可怕的是,黃刑的生命力也是十分頑強的人物,體能也是經過了千錘百煉,可以說他哪怕是一刀斬首,身首異處,甚至都可以再活個小半個時辰,甚至被砍掉的腦袋還能和人交談。//★/頑強的生命力在這個時候不是什么幸運的事情,而是徹頭徹尾的驚秫噩夢啊!!

此時其余的人回憶起林封謹先前那風輕云淡的輕輕一抹,這才感受到了其中蘊藏的無限殺機!

“追!追!!”大隱君黃密此時的雙眼已經赤紅了起來,他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而其胞弟黃刑此時都已經說不出話了,喉嚨里面“霍霍”作響,痛得扭曲的面孔抬了起來祈求的望著他,死死的摟住了黃密的小腿,指甲都掐入到了黃密的皮肉當中,渾身上下滿是血污和泥水。

黃密慘笑一聲,一掌拍下,擊在了黃刑的天靈蓋上,掌勁瞬間透入,將其腦骨都震得粉碎!在這種情況下,給黃刑一個痛快反而是他唯一的選擇了,親手殺死胞弟的黃密的瘋狂聲音直若大漠饑狼的號叫聲,遠遠的傳遞了開去:

“你這惡毒小兒,我必殺你!!食你肉,喝你血,寢你皮!!”

但是這個時候,遠處林封謹的聲音卻也是遠遠傳了過來,話聲卻是一如既往的淡薄,但話意卻是令人心驚:

“你還是先去買好棺材吧!我告訴你,既然小爺我放話了出來讓他全家雞犬不留,那么逃了一只跳蚤的話都不行!黃刑全家上下正宅子里是七十一口人,外加三條狗,他的外宅里面是十三口人,五只雞兩條狗,都活不到明天太陽出來的時候。”

黃密頓時目眥欲裂,脊背上也詭異的生出來了一股寒意——這小狗的情報怎會如此清楚?他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狗雜碎?你身為神通修道中人,竟然敢對世俗下手?”

遠處的林封謹哈哈大笑道:

“在說這句話之前,先想想你們這群狗雜碎打算干什么吧?是哪個豬狗不如的東西說要把我的三個娘親賣去ji寮接客的?你們盡管去對付她們就是了,我是阻止不了,更不會跳出來白白的送死!”

“不過等你們得逞以后,也不要忘記回來替自家的親人收尸——黃密你在通順門外的莊子上的那個女人可是心尖子上的肉吧,每個月都要去六七次的,殺你有難度,殺她卻是分分秒的事,陰無極你倒是對女sè無愛,不過仿佛還有兩個心愛的弟子叫做隨云和孟月沒帶來,我要取他們的狗命卻也不難!”

林封謹的話音一落,身形便已經激射了出去,此時他才真正的將“和羞走”這件準神器的強大功效完全發揮了出來,可以清晰的見到,他的雙腳上完全包裹著兩團光芒,有大量的光焰隨風激蕩,十分煊赫顯耀,異常奪目。

而對林封謹速度的增幅也是十分驚人,簡直就像是踏著傳聞當中的風火輪一般,攔截他的弟子完全是粗手笨腳幾乎是在短短瞬間就飄飛出了包圍圈,揚長而去。

此時面對這種情況,眾人都望向了陰無極和黃密,眼神當中都是帶著探詢之意,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先前林封謹悍然出手殺死黃刑,已經給他們帶來了莫大的沖擊,甚至渾身上下都在發冷。

就連黃密的心中雖然恨意無窮,卻也隱隱有一種面對著瘋狗的感覺,面前的這個人的秉性如此的瘋狂,要殺他或許不難,只是搞不好此人臨死之前的反噬,也會讓自己這群人付出極大的代價!

“他逃不了的,我記得他鮮血的氣息,追上去,咬住!”黃密的聲音仿佛是從牙齒縫隙里面擠出來似的:“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他中了我弟弟雷霆玉如意的正面一擊,不可能半點事情都沒有的,今日我們若是不殺了他,后患無窮,就不必我多說什么了吧?”

黃密的有一項判斷沒錯,那就是林封謹此時的情況確實是不大好受,黃刑之前催動雷霆玉如意的一擊威力奇大,偏偏這個時候林封謹又要催動匕首“牙之王”上面的神通,一旦動用龍氣護體的話,雖然雷霆玉如意的傷害幾乎就可以忽略了,但是,牙之王上面的激血神通也是會隨之失效,同時,林封謹身上貼著的四張靈符也會立即會被龍氣焚毀。

這四張靈符分別是:

仙風云體符:符箓生效期間可以令人身法飄逸,身輕如燕,很難感覺到疲勞。

金鐘護體符:符箓生效期間可以在人的皮膚表面生成一層護罩,令防護能力大增,增幅大概為身著兩襲鎖子甲的程度,對物理系的攻擊效果明顯。

生生不息符:符箓生效期間,可以自行的汲取天地之間的靈氣來充入身軀,使得佩戴者的精力充沛,傷勢愈合速度加快。

九牛二虎符:符箓生效期間,可以源源不斷的將靈氣灌注入佩戴者的體內,是其筋骨強健,力量備增。

這四張靈符只有一年的保質期,并且每一張的價格都是接近三萬兩銀子,乃是林封謹之后逃亡的重要依仗,絕對不可以現在就被毀掉,所以,林封謹雖然知道這雷霆玉如意的威力奇強,也只能咬著牙硬頂上去。

倘若林封謹沒有辦法速戰速決,解決不了身法詭秘難測,迅捷若風的黃刑,那么他縱然有“和羞走”這種準神器加持,卻也是難以逃脫的。

因為一旦被黃刑纏上,他是絕對不敢全力奪路逃命的——縮地成寸的神通只能用一次——在其余的時候轉身過去將后背賣給速度相差不會太遠的對手,就代表著至少要害會暴露兩三秒!這么干是唯恐自己死得不夠快嗎?

因此,襲殺黃刑實際上就是林封謹唯一的生路!

不殺他,難以震懾敵人!

不殺他,家人的安危難以保全!

不殺他,林封謹自己也是根本活不下來!

你死了,我才能活!!

所以林封謹不惜付出一切代價都要襲殺黃刑,雖然黃刑是大儒級別的強者,雖然他早就成名三十年,雖然十年前此人哪怕是在陸九淵手下也成功逃生,但是,像是林封謹這么一個心思縝密的人計劃好了要下毒手,他的層出不窮的招數一一施展出來以后,那就真的是很難逃得掉了。

準神器之威,豈是浪得虛名?!!

此時風聲在林封謹的耳朵旁邊呼嘯,倉皇逃命的他實際上的狀況比看起來還要嚴重得多,每一次邁步都會牽扯到胸口的傷勢,傳來十分劇烈的疼痛,仿佛是有兩三把銼刀在里面狠狠的摩擦似的,焦黑的皮膚上甚至傳來了十分難聞的味道,被雷擊后的麻痹的瘡口完全都失去了知覺。

有的時候,不痛反而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這代表了身體都開始對受傷的地方失去了掌控力,好在林封謹事先就早有準備,此時一捏衣袖,便將一顆早就預備好的丹藥服用了下去,在這樣的激烈奔逃下,藥效頂多只能發揮得出來七成,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因為當下的局面對林封謹來說,是絕對不可能獲得一個坐下來喘息的時機的。

藥物入口以后,便沁出了一股一股的涼意,徐徐的順著經絡蔓延到了傷口,藥力開始緩慢堅決的沖擊著傷口處堵塞的經絡,林封謹這時候在藥力的幫助下才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肋骨估計至少也是斷裂掉了四五根。

這倒也罷了,畢竟現在林封謹的體質什么的都比普通人強出太多,并且服用的藥物也是極其神效,這種傷勢還造成不了什么大的麻煩——最關鍵的是那雷電玉如意上面蘊藏的力量極其驚人,以至于一根斷裂掉的肋骨都深深的刺入到了自己的左邊肺臟當中,源源不斷的制造著傷口和失血,藥力聚集上去,很快就會被肋骨的斷端給攪散,因此,這根肋骨要是不想辦法處理一下的話,單是源源不斷的失血就能要了林封謹的命!

“真見鬼。”林封謹低聲罵了一句,他現在也是處在很尷尬的狀態當中,此時若是林封謹存心要逃,在準神器和羞走的幫助下,是逃得掉的。但是,有一句話叫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一旦林封謹消失了,剩余下來的陰無極和黃密必然會追趕上去對他的家人泄憤!而此時按照車隊的速度,至少還要在中唐境內行駛三五個時辰才能出去!

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內,林封謹是不能徹底逃掉的,卻也不能被他們追上,只能以身作餌,在此時這種情況下來做這種事情,真的就仿佛是在刀尖上面跳舞,稍微不注意就會被摔得粉身碎骨!

在心中反復盤算了許多次以后,林封謹稍微和后面拉開了一段距離,然后竄入到了旁邊的樹林里面,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忽然停下了腳步靠在了一株樹的后面。(未完待續。)

看網友對 第十一章殺弟 的精彩評論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